现在的位置: 首页尼采, 无聊随感, 鲁迅>正文
《复仇》其二的另一种复仇——由尼采《论道德的谱系》想到的
2011年07月23日 尼采, 无聊随感, 鲁迅 暂无评论

前几天一篇博文,写到复仇其二中的复仇方式问题。当时所想,认为“复仇在这里是对于看客心理、麻木不仁的复仇,希望庸众能够自净心灵,意识到耶稣是神之子从而救赎自己的罪孽”,或许为耶稣其本意。但我总认为,此种复仇略显牵强,既然替罪宽恕,又何以复仇使其意识到看客本身行为的愚昧?所以,浅认为此处复仇还可以有另外一种解读,即以死亡为代价限制精神发展的复仇。

尼采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鲁迅的思想,鲁迅提出“立人”的任务,于尼采呼唤“超人”降临有所呼应。鲁迅本身在野草中也希望有那么一个战士,在无物之阵中与虚无斗争,从而超越虚无,获得自为存在的本真。复仇其一中,男女二人也以虚无为存在,以虚无作复仇方式。荒漠式的场景和无为的静态复仇反应了复仇的虚无,以勾起人心空虚为目的来复仇。然而复仇其二中,虽然复仇方式是“不喝没药”,以无所为的方式“玩味以色列人怎样对付他们的神之子”。但就历史记载的耶稣来看,他努力传道,选择被钉死是为了以死亡传其道。人类是注重结果,期盼奇迹的智慧物种,耶稣的死,一方面给予了替罪羊的说辞,使信众有被拯救、消除灵魂原罪的理由,同时死亡后的重生(无论真假)也让给予了信众极大的信心,即为耶稣可以带来重生的奇迹。就好比Code Geass中的零之镇魂曲(Zero Requiem)一般,耶稣其救世主的假面,其死亡,皆在计划之中。甚至可以说耶稣是故意被杀死的,他放弃了拯救自己的机会,为的就是拯救,抑或是说,复仇。这种计划式的行为和以前博文中提到的无所为式复仇,是不相印证的,不过让看客自我毁灭这个复仇目的,确确实实是其目的,而且目前来看,确确实实达到了复仇20亿人的效果。

耶稣深知人类内心的空虚无法被填补,而对一个高于人类的智慧生命的崇拜正是解释与解脱包围已存在和尚虚无的心灵空间的最好方法。有某位物理老师说过,双缝实验中测量电子的仪器被引入后,电子自身似乎选择了粒子性而非波动性,这个无法被解释,只能用量子学的假说来牵强附会,所以他相信上帝,因为人类的知识不足,上帝才一定会存在。耶稣于是利用此空虚报复世间,也就是所谓拯救。他以自己传播的敬畏上帝的教义,明确的表示人类被原罪所困,需要进入天堂就必须要通过灵魂净化,通过所谓替罪羊耶稣自身。这种教义明确限制了人类对于虚无的探索,让人类敬畏虚无,敬畏尚不存在的事物。他所传播的所谓福音,即是对于强者价值的否定,对于庸众存在、并继续混沌下去的肯定。圣经旧约中说人类的原罪,即为吞下智慧果实,知善恶。其意义即为人类不应拥有知识,而让上帝引导人类。先今各教派也是要让圣灵引导人类,而不是人类下贱的天性。这样的教义封锁了人类向虚无前进的脚步,定义虚无为上帝(以上帝的不存在、无所不在、无面、无形),使信众不用受探寻虚无所经历的无意义之苦痛。这种强烈的诱惑正是基督教壮大的基石。

耶稣在传道中肯定弱者道德,并以自己的死亡以发扬这种道德。他呼唤信众互爱,并且要求他们传福音,名义上要求并且要爱罪人。但是此种所谓博爱建立在必须信上帝的基础上,若不信上帝,则现之以獠牙。虽说信上帝的起始皆为弱者,但集合的暴民意志的力量并不可忽视。当暴民的阶级分明起来,服从的思想便扩展到服从上级弱者的领域,造成了整个社会结构的瓦解与重建。虽说破坏与重建是革新的必要步骤,但耶稣的思想引导了弱者向强者的复仇,束缚了人类向更高阶段进步的步伐,使欧洲世界陷于中世纪以基督为阴影的混沌中长达十个世纪,直到文艺复兴,个人主义兴盛,强者的反抗才趋于强烈。此情况和中国古代甚为相似,孔子的思想被利用在提倡弱者道德上,百家争鸣的思想界繁荣景象由此消失。

尼采本人是仇视基督教的,认为基督教“不断地战胜了一切其他理想,战胜一切更高贵的理想”,即此,耶稣的复仇以成功,两千年来不断地成功。耶稣作为“神之子”,为更高等的强者生命,“人之子”为同庸众一般的弱者生命。钉死“神之子”,为耶稣所计划的,对于人类强者的反抗和对虚无的绝对服从;钉死“人之子”,则是耶稣其可悲,弱者对于强者的复仇将无数弱者同类拖入了深渊。

本文地址,转载请注明:http://yuri-x.com/2011/07/another_revenge/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