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学评论, 鲁迅>正文
先觉者的绝望与希望——略析《野草》中虚无主义与反抗绝望的挣扎
2011年07月12日 文学评论, 鲁迅 暂无评论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这是整本《野草》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原因就在于鲁迅这句话与《野草》本身意义的矛盾。在《野草》中虽然承认未来之绝望,人生之无意义,但是仍旧持反抗绝望的态度。体现最多莫过在《过客》中,虽说前方是坟,老人象征的人生经验也无法阐明超越人生回归于无后的意义,过客仍旧选择“我还是走好罢……”即反抗前方未知的虚无与死亡的绝望。然而在《希望》中,鲁迅又说“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在这里希望与绝望并不是传统的二元对立形式,希望是没有意义的,绝望也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希望与绝望所共有的虚妄特质得以永存。这种强烈的虚妄感甚至让鲁迅觉得反抗绝望这种行为本身都是无意义的了。鲁迅在这整本《野草》中处处体现了这种矛盾性,这种矛盾性体现了鲁迅在自我剖析时发现自己的内心矛盾,这也是先觉者对于人生的矛盾。

鲁迅这种内心的矛盾在他使用的矛盾象征意象上便有体现。比如在《影的告别》中,“我不过是一个影,要别你而沉没在黑暗了。然而黑夜又会吞没我,然而光明又会使我消失。”鲁迅借影这一自我精神的象征体,说明了自身处在的两难境地。若承认生命之虚无而甘于绝望中沉沦,影必将因黑暗而消逝;若反抗绝望而追求希望,影也必因其光亮而消逝。鲁迅阐述了两种选择的必然虚无,然而不做选择而作出告别,留在“无地”,本身也是一种选择。这里体现了鲁迅无论在矛盾对立中选择任一方,甚至不选择,都为虚妄,显示了鲁迅体验到的巨大虚妄感。这也就是为何鲁迅在给许广平的信中说:“惟‘黑暗与虚无’乃是‘实有’,却偏要向这些作绝望的抗战。”鲁迅承认人生的虚无性,而又想反抗绝望,此种矛盾无法在鲁迅内心解决,便只能“彷徨于无地”。

这种矛盾也体现在反抗的悲剧性上。在《这样的战士》中,战士要灭毁一切虚妄——慈善家、学者、君子、道德、民意、公义等一切名目与虚伪。虽不惧诱惑而“偏侧一掷,却正中了他们的心窝”,然而击毁的“只有一件外套,其中无物。无物之物已经脱走,得了胜利。”这样的战士在毁灭了虚妄的表面后无法找到其中虚无的存在,一个无法找到敌人而又知道敌人仍旧存活的战士注定是失败的战士。战士如果失去的对象,就意味着战斗行为本身的无意义。虚无,在这里是战士之所以成为战士的原因而又在战斗中剥夺了战士战斗行为的价值。战士而后“在‘无物之阵’中老衰,寿终,他终于不是战士,但无物之物则是胜者”。战士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反抗虚无,还是没有找到超越死亡后人生的意义,虚无则永远会将人类禁锢。人类终究无法探索超越虚无之后的人生意义,这是鲁迅在战斗中所感到的绝望与巨大的虚妄感。同时,战士还是举起了投枪,哪怕在寿终后,哪怕在虚无获得恒久存在的胜利后,鲁迅还是要反抗绝望,反抗虚无。鲁迅在此篇散文中以战士与无物战斗的悲剧性说明了自身对于虚无的绝对存在的认识,然而又不愿妥协,愿意战斗以反抗绝望。

鲁迅的内心矛盾还体现在他对自身拷问时的灵魂挣扎。在《墓碣文》中,鲁迅以自残的方式尝试剖析自己的心灵,尝试找到自己对外部的认识与对自己自身的认识。鲁迅认识到外部为矛盾而虚无的,“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这样的自相矛盾的经历描述说明了人生现实之矛盾,而其中内容又显示其虚妄。然而在碣背面,又以自残的方式尝试找到自身:“……抉心自食,欲知本味。创痛酷烈,本味何能知?……”鲁迅在这里表达了愿意牺牲自己而获得生命之大飞扬与大欢喜。然而“然其心已陈旧,本味又何由知?……”体现了纵使牺牲生命,仍旧无法了解自身存在的意义。由于充分了解人生终究无意义的残酷现实,鲁迅在这里才在灵魂深处自我搏斗,体现了鲁迅人性中的挣扎。

比死亡更黑暗的是虚无,一切的生命都在极力摆脱虚无,即使这一努力是毫无意义的。《野草》中关于虚妄和反抗绝望间的挣扎,是鲁迅作为先觉者孤独的挣扎,也是所有人类内心深处对于生命意义的挣扎。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