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所有2011年07月文章
1℃
由于以特殊的话剧形式呈现,《过客》在《野草》这本散文集中显得尤其特殊,看似荒诞而无理,实际上却以象征涵盖了十分广博的哲学思想,引人深思。 与一般剧本一样,此篇话剧在最开头说明了时间、背景、人物,然而此篇的背景交代如此不清晰,总以“某”或“约”来描述,除了一片荒凉,未见任何特征。整个剧本也处于一种混沌,未知的情绪当中,甚至过客自己连自己是谁,怎么来,往哪去都完全不清楚。这种荒凉而又模糊的感觉,体现了作者当时精神的迷惘。过客的不知何以来,不知何谓己,不知何处去,与虚无主义中人生意义...
阅读全文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