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EVA, 同人, >正文
当她微笑时(When She Smiles)- EVA同人文
2011年07月02日 EVA, 同人, 暂无评论

(译作一篇,望不要吐口水)

当汽车在一幢红色砖房前停下的时候,真嗣感到十分吃惊。

他享受这次的旅程,至少它提供了一个什么都不用想的机会。当风拂过红色跑车的挡风玻璃,微微将他的头发吹得竖立起来的时候,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呆呆地望着高速公路上的分割线消失在车轮下。他略微清醒了一点,意识到如果不是车子占了两条车道,这根本不会发生,但以他现在的清醒程度,他最多也只能想想这条线在离开他的视野之后会发生什么了。

简单来说,真嗣是彻底不清醒,他没注意到车子开上了高速公路出口,以一个非常危险的速度转过了弯,他甚至没注意到车子的速度终于减到了一个可以接受的速度——比限速高15英里每小时。但沿着这条线,他们到达了目的地,美里的话将真嗣从发呆中拉了出来。

“我们到了。”美里柔声说,似乎不想打破这片沉默。

“噢。”这是当美里在驾驶座中转头面对真嗣时,他唯一能说的话。真嗣自己在座位上坐正。却没有抬头回应美里的目光。真嗣并没有避开美里,只是避开她的眼神而已,这样对他们两人都好。

美里叹了一口气,她最近似乎常常叹气。没看见她在那种由酒精造成的精力充沛的状态,这非常奇怪,不过她确实是一个月都没有喝醉了。真嗣想知道叹气是不是一种放弃的征兆。

“你不必做这些。”美里说。

“我知道。”真嗣看着自己的脚,他不记得他的球鞋什么时候沾上了草和泥。这确实是一个有趣的问题,至少足够将他的注意力带离这次谈话。

“你确定你要去么?”

“我非常确定。”真嗣过快的反应让美里感到吃惊。

“你上次哭了好几个小时。”

真嗣微微抬头看了看美里,不过很快又朝下看。

“这有错没?”他问。美里稍稍退后了一点。

“不……当然不。不过看到你那样真是非常少见呢。”

“对不起。”

“你不需要对不起。”

美里拂开挡住她视线的头发,她需要精神集中,真嗣不会喜欢她必须要说的话。

“你最好还是不要……”

“不要什么?”真嗣带着明显的纠结。

“别去看她。”

真嗣皱起了眉头。

“我必须要去看她,她需要我。”

“她不希望你因为她而伤心。”

“她希望见我,她思念我。”

“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个?”

“我不知道。”真嗣的手现在特别想抓住车门把手。

美里叹了口气。

“你想起来上次发生了什么么?护士们不得不把你强行拽出去。”

真嗣的脸色黑了下来,他很清楚地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

“现在九点五十五。”

“所以呢?”

“探视时间会在十点结束。”

美里叹了口气,这比她预料的还要困难。

“我知道你在乎她,但是这对你不好。”

“她的病情正在好转。”

“医生这么说么?”

“没有,”他承认,“不过我可以看出来,上次她喊了我的名字而且我们一直在说话。”

美里又叹了口气。

真嗣的手在门把上。

“我看你是不会改变注意了,我也不会阻止你了。”

“谢谢你,美里。”他轻轻点了点头,他终于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他不由自主地感觉走到那幢建筑的人行道是多么的长。他想知道这是不是为了将正常人隔开,和他们关着明日香的地方隔开。

美里看着他走远,嘴里不经意间吐出三个字:“别伤着。”

“你好,碇先生。”一个温暖的女人的脸,在访客柜台后面问候着真嗣。她对真嗣微微一笑,不过真嗣知道她有点紧张,他的上次探视并没有以好的结果结束。他唯一记得的就是他拼命摇其中一个警卫,在明日香微笑着说再见的时候不停地摇晃。那件事之后,他被带到负责医生那里,医生似乎对真嗣的情况感到同情,并放走了他,没有给他任何惩罚,但这并不意味着这里的员工忘了发生了什么。

“你好,女士。”真嗣低着头,安静地说。

“你又是来看惣流小姐的么?”

“是的,女士。”真嗣盯着地板,在他做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他实在不敢正视这里的人,特别是他的进入给了他再次做出这样的事情一个机会。

“我需要你在这张表上签字,然后你就可以探视她了。”

“好的。”真嗣拿起了笔,他写下了时间然后签了名,他好奇地盯着他所写的东西,有那么几秒,他又陷入了沉思。那护士注意到了他的犹豫。

“你知道在哪里的吧。”她的语气似乎比真嗣还要在乎,他被她的善良感动,尽管她明显有点不自在。

“大厅向左第六间?”

“是的,”护士说,看到真嗣离开,她又补上一句,“我希望这次能好一点。”

真嗣停住了脚步,继续盯着地板,一会之后他接着前行,在此之前嘴巴蠕动了一句“谢谢你”。

真嗣走过精神病院空荡的大厅,注意到这里有多么的干净整洁。这是他理想家园的写照,干净而整洁,他不由得想他也许很适合这里。他不禁浑身颤抖了一下,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对这里有归属感了。他的脚步声在空荡的走廊里回响,让他有点烦心,哪怕是到了明日香的病房前。他打开了门,跨入房间里。

明日香的房间设计简单,房间里有一张双人床,角落里有一个衣柜,墙上光溜溜的,医生尽量保持房间里的东西尽量少,降低明日香伤到自己的可能性。虽然他们知道以明日香的教育水平,她仍旧是可以,但这似乎是让她放松的最好方式。

不过真嗣并没有把这些东西看在眼里,他的注意力放在两个个体上面,明日香和那个让明日香坐在膝盖上的女孩。这个女孩年龄不超过15岁,但她仍旧负担起了照顾明日香的责任,这个任务对于她的年龄来说确实比较艰难,真嗣为此而感动。真嗣爱怜这个女孩的一切,为了她不得不住在这里感到悲伤。

“非常高兴见到你,真嗣,”女孩似乎十分快乐,“明日香十分思念你。”

“我也很想她,也非常高兴见到你。”

“请坐,”女孩指着靠近自己的床沿,“明日香应该给你一个座位的,但她最近很不礼貌,对么?”

但明日香对此似乎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她静静地坐在女孩的膝头,对着墙明媚地微笑。

“她很有礼貌呢。”真嗣坐在床上很不舒服,他希望床能靠着墙,这样至少他可以倚在上面,这样能让他感觉更安心。

“噢,你太客气了,她实在是太没礼貌了,她总是这样。”

“我不在乎。”

“你能这么说实在是太好了,明日香会为了真嗣这么善良而感谢真嗣的。”

“这没什么,不过你都让我不好意思了。”他甚至没想到隐藏自己的脸红,这个女孩对他来说太聪明了,而且总是那么聪明。

沉默在三人之前蔓延,真嗣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每次他来看明日香,这个女孩都是谈话内容的主导,幸好明日香并没有为此失望。

“那么,是什么风把你吹来寒舍呢?”真嗣发现这个女孩,诡异地从来都不笑。她的语气似乎很高兴,不过她就是不笑。明日香似乎完全相反,明日香总是在微笑,不过真嗣拜访她的时候,她一句话都没说过。那个女孩把明日香的话都说了。

“我是来看你……看你们两个的。”他轻轻地加上。

“你真是善良,明日香说你以前有点自私,不过她现在看到你这样很高兴,不是么,明日香?”

在那个女孩的哄骗下,明日香点了点头。

真嗣微笑着,他很高兴他被人需要。

“你最近过的如何?”真嗣瞟了坐在他身边的那个女孩一眼。

“明日香最近有点不高兴,不过我还是可以对付的,她不喜欢被关在这个地方,她一点都不喜欢。”

真嗣皱起了眉头。

“我是问‘你’最近如何。”

“我?我很好,我不在乎呆在这里”她耸了耸肩,“我只是为明日香感到难过。”

真嗣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用悬着的腿踢着空气,他似乎从来不知道该对这个女孩说什么,他决定改变话题。

“护士们对你好么?”

“我不是很喜欢他们,他们没有你好,真嗣。”

这句话引起了真嗣的注意,他听说过一些关于像这类组织的故事,不过都不大好。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么?”他问,这个问题先是充满了害怕,后来却转为了愤怒。他继续说时,他的声音低到只高于悄悄话一点点:“他们没有碰你吧,如果他们伤害你的话,我发誓……”

“冷静一点,真嗣,”女孩咯咯地笑,这确实很奇怪,她居然可以笑得如此轻,以至于嘴角都不上扬,“他们对我还好。”

“噢,”这是真嗣所能说的唯一的东西,他为自己为不存在的事情生气感到不好意思。

“不过我注意她们如何对待明日香的。”

“你是什么意思?”

女孩歪了歪身子,强迫明日香(总是坐在她膝盖上)奇怪地向前弯腰,她接着悄悄话似的说着。

“有些守卫对明日香很刻薄。”

“怎么会?”真嗣用一种相同的语气问。

“他们在她面前叫她刻薄的外号,比如芭比娃娃之类的,好像他们根本不在乎明日香会不会听到似的。”

真嗣沉默了,不过女孩接着说。

“他们甚至拒绝给她饭吃,我已经把饭分给她好长时间了,明日香的体重下降的好厉害,很可怕,对么?”

真嗣不相信自己能说出什么好话,他知道自己一旦开口,他将说错话然后那个女孩就会又一次讨厌他。这就像他第一次来看明日香,他们的对话不太好,而且那个女孩对真嗣大喊大叫,并很暴力地把真嗣推出了门,真嗣那时候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女孩注意到真嗣并没有回应。

“这很恐怖,不是么?”

“是的,确实。”真嗣轻轻地说,这个是他的安全回答。

“对不起我没有听到,你能再说一次么?”

真嗣垂下了头。

“是的,这个很恐怖。”

女孩的脸明亮了起来。

“我知道你可以理解,真嗣,你总是这么好。”

真嗣点点头,看了看明日香,明日香对着他微笑,但是真嗣并没有回应。

“我听到一个医生说一个非常恐怖的事情,他们说要把明日香带走,你能相信么?”

“不能。”真嗣这次回答得快了一些,他学起东西来很慢,不过这不代表他没有学。

“不过他们说了,医生说:‘是该将那个娃娃拿走了。’你能想象明日香有多么伤心,她讨厌娃娃。”

真嗣安静地点了点头。

“我不会让他们带走明日香的,真嗣,我知道她很刻薄,而且她不是一个好人,但是我是她的全部。”

确实,在这个地方,明日香和女孩就是对方的一切。真嗣能理解这点但是也厌恶这点。有一段时间,真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的世界正在破碎的边缘,不过有可能,只是有可能。

“也许,这还好。”真嗣满怀希望地说。

“你是什么意思呢?”

“也许,让医生看护一下明日香会对她更好。”

“你有的时候真的很呆哎,”女孩说,拉回了真嗣的记忆,“那些医生不会照顾她的,其他人都不会照顾她,只有我,不是其他人。”

真嗣有些灰心,不过希望就是这样的东西,总是这样高低起伏,摇摆不定。

“如果……如果我来照顾她呢?”真嗣问得如此轻声,以至于他都有点吃惊女孩可以听到。

“你真好,真嗣,你真的很好,不过我不能让你做这个事情。”

真嗣眉头紧皱。

“我会照顾好她的,我会像她应得地那样照顾她。”

“真嗣,我没有怀疑你,我担心的是她。明日香有时是一个坏女孩。她可以变得非常刻薄和自私,她非常喜欢你,但是她只会伤害你,明日香只会伤害别人,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好人。”

真嗣再次皱起了眉头。

希望最后一次给了真嗣动力。

“我不在乎,我也喜欢明日香,我不在乎被她伤害。”

但希望从来不会有机会。

“谢谢你,不过不用了,真嗣,她现在是我的责任和负担。我只是很高兴你能来看她,以后也是,你的到来让明日香很开心。”

真嗣垂下了头,看着地,白色的瓷砖地,他的身体摇动了一下,尝试控制住自己的情感。她对他说这样的话完全是一个错误,这些事情再以前会意味着很多事情。

“明日香告诉我有一件你可以替她做的事情,但她太害羞了,不敢问。她对别人总是那么粗鲁,但是心里却这么害羞,真是可笑。”

“是什么呢?”真嗣迫切地抬起头,不过既然她对于真嗣来说太聪明了,这也许只是假象。

“她希望你能抱着她,直到她睡着。”

真嗣咽了一口口水,他不知道如果护士看见他在干什么,会怎么想,他们已然觉得真嗣疯了,也许他的行为会让他们的观点加深。不过他还是决定答应明日香的请求,这是他至少要做到的事情。

“好吧,”真嗣把明日香拉入他的臂弯。

女孩疑惑地看着他们,她盯着那两个,童稚一般的眼神让人感觉想笑,但真嗣并没有觉得这个有多可笑。

“她希望你能摇着她,直到她睡着,可以么?”

女孩渴望地看着真嗣,他照做了,当女孩再次说话的时候,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激动,或许还有一些不相信。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开心过。她现在很安宁了,她希望我能替她谢谢你。”

“不用谢。”真嗣感到自己很糗,看着明日香微笑的脸。他不能摆脱他抱起明日香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真嗣继续摇着明日香,对真嗣来说这确实很傻,不过他没有停下。当女孩再次说话的时候,真嗣终于感到了解放。

“真嗣你真好,你真的真的非常好,为什么你要一直来看我们呢,你应该和其他的好人一起出去,一起度过好时光。”

今生中的唯一一次,真嗣明确地知道自己需要干什么。

他看着女孩的眼睛,说:“我来,因为我爱你,明日香。”

“她也爱你。”这句话让真嗣精神再次崩溃。

非常艰难地,真嗣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需要她明白,他需要她知道。

“明日香不是我唯一爱的人。”真嗣强迫自己看着女孩的眼睛,这并不容易。

“这真是太有爱了,真嗣。这真是,真是太甜蜜了。”

她的答案给了真嗣一些鼓励不过,不过真嗣注意到她并没有说出那三个字。不过他仍然能知道她在乎。

“真嗣……”

“怎么了,明日香?”

“别傻了,真嗣,明日香睡着了。”

“噢……”

“我知道自从你进来,我们要求了很多,不过有多一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做。”

“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该要求,”女孩胆怯地说,“明日香不会喜欢的,她有时候会自私的,非常,非常自私。但你觉得我能不能,只这一次,也自私一回呢?”

“这没关系。”真嗣立刻回答,这个女孩需要鼓励。

“这样可以么……你是否也能抱着我一会呢?”

真嗣想叫,想哭,想跑,但是他稳定住自己,因为他必须要抱着这个女孩,他静静地点点头。

她小心地把明日香从真嗣膝上移开,将明日香放在真嗣身边,真嗣倚着床头,双腿在床垫上稍稍叉开,那女孩坐在真嗣两腿间,倚着真嗣的胸口,抓着真嗣的手,让真嗣把自己抱紧。

这对于真嗣确实是一个尴尬的时刻,他以前从没有和任何一个人如此亲近过,但她的温暖使真嗣安宁,尽管真嗣脑中一个小声音告诉他这不是一个好行为,他不能找到任何理由移动分毫。

“这真是太好了,真嗣”女孩说着,语气似乎更加轻柔,“如果这怀抱不是给明日香留着的,我想永远呆在这里。”

真嗣被这个话带到了崩溃的边缘,他低头看看明日香那恒久的微笑,他被推下了崩溃的悬崖,他的身体无法控制地颤抖。眼泪模糊了他的眼睛,他非常想止住这泪水,但他什么也没做到。这对他来说太多了,她实在是意味着太多了。

“真嗣,你为什么在哭,真嗣?”

他摇了摇头,他给的答案,她不会懂。

“你不应该哭的,明日香会因为你哭而伤心的。”

他的挣扎了一会,不过他声音最终还是恢复了正常,他说话的时候,仍在颤抖。

“但明日香已经睡着了。”

女孩想了一会,很快给出了合适的回答。

“你哭的时候,我也会很伤心。”

这句话让真嗣哭得更厉害了,眼泪打湿了女孩的头发。

她不能说这个,这不公平,这对她不公平。

“请不要哭了”,她说,“如果你一直哭,你会把明日香吵醒的,如果她看到我们这样肯定要发疯的。”

真嗣花了很大力气让自己恢复正常,他的眼泪也不再流了,但他的呼吸仍旧沉重,他仍旧感觉嘴里很苦。

“这样好多了。不过如果明日香醒了,她不会高兴的。”

“为什么?”问话里带着颤抖。

“她希望你能微笑,如果你微笑,她会很开心的。”

“但明日香还是睡着的。”真嗣说得很慢,因为他仍旧在控制他的呼吸。

“这没关系,你微笑的时候,我也会开心的。”

真嗣从没有像这次探望时一样崩溃过,他的焦急,他的担忧,在他心中似乎是一罐摇过的可乐,等待着爆发的一刻。他随后在自己的房间里,了解了这一点,他会锁上门,无视美里的进门的请求,他将哭上几个小时,如果可能的话,几天,一直到眼泪流干。不过在现在,他仍旧将这份情感留在了心中,他微笑了。

他对那女孩微笑了。

在真嗣记忆中的第一次,那女孩对他微笑了。

 

本文地址,转载请注明http://yuri-x.com/2011/07/when-she-smiles/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