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学评论, 无聊随感, 鲁迅>正文
人类对于自身的疑问和反抗—《野草·过客》赏析
2011年07月01日 文学评论, 无聊随感, 鲁迅 评论数 1

由于以特殊的话剧形式呈现,《过客》在《野草》这本散文集中显得尤其特殊,看似荒诞而无理,实际上却以象征涵盖了十分广博的哲学思想,引人深思。

与一般剧本一样,此篇话剧在最开头说明了时间、背景、人物,然而此篇的背景交代如此不清晰,总以“某”或“约”来描述,除了一片荒凉,未见任何特征。整个剧本也处于一种混沌,未知的情绪当中,甚至过客自己连自己是谁,怎么来,往哪去都完全不清楚。这种荒凉而又模糊的感觉,体现了作者当时精神的迷惘。过客的不知何以来,不知何谓己,不知何处去,与虚无主义中人生意义的无价值相印证。背景的虚无,体现了作品的基调。

文中有三个人物,分别是过客、老翁和女孩。过客是以一个探索者的身份出现的,这不仅体现于他的外形上:衣衫褴褛,困顿倔强;还体现于他的坚持一路往前。老翁可能也曾经是一个人生的探索者,他经验丰富,劝阻过客继续前进,他在道路上遇到了绝望,便选择与虚无的人生妥协而定居于此。至于女孩,则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形象,象征着希望。三个人物分别象征了三种人,过客象征着探索、奋斗命运的人,老翁象征着向人生的虚无妥协的人,而女孩象征着人生意义的希望。

老翁问过客的三个问题,“你是怎么称呼的”,“你是从那里来的”,“我可以问你到那里去么?”,询问了存在主义中的人生终极问题:人的主体性,自我存在的起源与依据,家园与归宿,目的与意义。过客的回答,也就是所有人类对自己的回答,那就是不知道。过客一直往前,没有目的,就像人类总是被时间催促行走,却不知道前方自己要到哪里去。总有一个声音在引导他,这个声音可能是希望的呼唤,或是说命运的引领。然而这种呼唤是将探索者引进无穷的轮回当中的。前方是坟也印证了向前走也只有虚无和毁灭。然而小女孩的话却十分有趣:“不,不,不的。那里有许多许多野百合,野蔷薇,我常常去玩,去看他们的。”可说是小女孩不知道世界的丑恶,或说是这些美丽的景物象征着人生可能达到的最终家园,也就是希望。

过客的进一步发问:“老丈,走完了那坟地之后呢?”过客在询问超越生死后人生的意义是否明朗,然而老翁却回答“走完之后?那我可不知道。我没有走过。”这是因为老翁在遇到坟之后便停止探索,因为坟——即毁灭带来的绝望将未来的希望打压至无,从而斩断老翁探索人生的念头。老翁劝阻过客,说“料不定可能走完”,老翁走过,没有走完而遇到了绝望,所以便不走,表现了这条人生的道路可能是永远走不完而走得毫无意义的。“那不行!我只得走。”过客在这里表现了对过去的决裂,也是对消极对待人生的决绝。

路上流的血,和要喝的血,则是人生路上所受的伤害与不得不伤害别人的必然性。在探索人生途中难免受伤害,但要疗伤则断然要伤害他人。所以过客“不愿意喝无论谁的血”。在中国,一个吃人与被吃的社会,不吃别人的血,要生存就必定是艰难的,所以他感到营养不足。

对于小女孩给步裹脚的施舍,过客的态度显得异常奇怪,虽然很感激,然而又很奇怪地意图施以诅咒。对施舍者的奇怪态度一方面体现了过客担心恩情不能报答的忧虑,又表现了不愿意被情感羁绊拖住探索人生的进程更有一种对探索到意义后是否对人类有益的未知。

有人说过客表达了一种人类存在的荒诞感,这是虚无主义的论点。确实,在这篇散文剧本里,路所象征的人生确实是虚无、荒诞而没有意义的,过客象征着所有迷惘的人类,探索着自己的人生意义而永远达不到目的。尽管如此,过客还是选择继续向前,这便是反抗虚无、反抗绝望的写照。所以尽管人的存在是荒诞而没有意义的,鲁迅先生还是选择了反抗绝望而坚持自己找到人生意义的信念,不相信命运施加给人类的永远探索而不可得的枷锁。

 

本文地址,转载请注明:http://yuri-x.com/2011/07/wild_grass_passing_stranger/

目前有 1 条留言 其中: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御宅暴君 : 2012年01月08日03:28:27  -49楼 @回复 回复

    求启蒙存在主义与虚无主义的书籍(~ ̄▽ ̄)→))* ̄▽ ̄*)o [手指戳戳]

    话说鲁迅的文笔实在不甚讨我喜欢。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