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正文
绝望之为虚妄 正与希望相同——从存在主义看《魔法少女小圆》

这次我毫不吝惜地用了本博客的标题作文章标题,毕竟这次是第一次写关于动漫的评论,就玩狠一点,7K字

虽说作为御宅族的时间不长,也就一年多,不过也看了不少动漫。动漫亦或是电视剧等娱乐性质的作品,其审美目的无非有二,反映现实或是构造世界让观众逃离现实。目前大多数作品,至少是我看过的当中,构造世界让观众逃离现实都是占主要地位的,所谓世界观设定,就是这种消极虚无主义(passive nihilism)的自造世界的建构。热血动漫的热门,哪怕是以哈利波特为例,其吸引观众或是读者的地方多是集中在神入性(empathy)上,也就是艺术作品受体将自身幻想为其中的某些人物,以获得一种在现实世界中体验不到的快感。譬如伸张“正义”、获得大家的认可、建立所谓的“羁绊”之类,更多的是获得一种至少是改变的能力或者潜力,即非一般性。而多数热血动漫的人物设定大多是一个本来没有什么才华的主角,通过所谓热血的努力最终成为什么,达到了什么目的,拯救了谁之类,契合于观众对自身的平庸感和所期望的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这种神入感,在多数动漫,我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哪怕是在EVA这种带有消极成分的作品当中,真嗣虽说是以他人即地狱(L'enfer, c'est les Autres)的消极思想补完了全人类,而他本身性格也是消极逃避现实的,然而他实是改变了这个世界,以一种消灭他人的方式报复了现实(虽说最后认识到他人的伤害和伤害他人乃是人类社会性的必然),而这种报复的机会在现实是少有的,以是我仍旧对真嗣这种角色有认同和向往感。然而对于魔法少女小圆,我却完全没有任何一点想法去成为她们当中的任一个,哪怕是圆神,我也绝对不想成为,并不是因为她们魔法少女必然灭亡的命运,或是说成为规则之后无法存在无法消失的命运,实是由于他们在获得非常理的力量之后仍旧无法完全解构现实规则的无力感。

魔法少女小圆的解构主义(Deconstructionism)性质,很早就有人提出来,其原则和角度无非是这部作品解构了一般意义上的魔法少女的设定,最终的圆神对于魔法少女规则的解构再重构(这里小吐槽一下,圆环之理和卡巴拉生命之树(Kabbalah)是有多像……大概是把旧世界的规则破坏而重构的象征吧,不过符号构造还是差不多,没破坏全吧你,新房。)

解构主义的发展历程是由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到结构主义(Structuralism),最后以反结构主义的解构主义出现,存在主义着重个体存在价值,而结构主义重视结构的重要性重于个体存在本身,而解构主义则怀疑了一种构成结构的最高规则与价值的存在。这部作品对于传统意义上的魔法少女的解构,可谓是非常成功的,用了层层剥洋葱皮的方式(战斗残酷性——无头学姐,魔法少女非人性——灵魂剥离,魔法少女归宿——美树变魔女,魔法少女的价值——逆热力学第二定理)揭露在这个世界观中魔法少女的真实,对于传统意义上的魔法少女的战无不胜、毫无代价的思维定势做出了解构,在这里解构主义是一种艺术创作方法,而解构主义思想,最多是反映在园神改变规则的行为上,然而就像大家看到的,由于愿望是在魔女生成之前消灭魔女,也就是强行剥夺“希望”转化为“绝望”而产生落差能做功的机会,但是随着魔女的消失,低密度的绝望“魔兽”又出现了。这种绝望的必然出现,正是圆神无法将魔法少女的非常规与残酷性解构的表现。魔法少女还是逃脱不了战斗,绝望而消失的命运。这种对于魔法少女的愿望所耗的能量的平衡物,是必然出现的,这是现实平衡的必须,也是魔法少女们在获得非现实能力然而仍旧无法完全改写现实的绝望。这种强制性的平衡手段,证明这部作品并不是一部完全的解构主义作品,尽管绝对客观的大他者不在场,圆神也化为了新规则的存在,但是这个世界平衡的基本规则是无法被打破的。相反,作为魔女的存在,以破坏为目的,有着对于这个世界的否定观念,救济的魔女(Kriemhild Gretchen)的性质便是将所有人类吸收入她所认为的天国当中,一定意义上否定了现实而解构了规则,由于魔女的结界内是由魔女控制的,于是如果这个结界继续扩大(看过凉宫的参见封闭空间),反而可以成为完全解构旧世界规则的一个新世界。

所以我认为,这部作品只是用了解构主义作为手法,然而想表达的东西绝对不是解构主义世界观。不如说,这部作品将更多的侧重放在了个人存在的意义和重要性上。Q贝和小圆在第9话的对话,体现了Q贝和小圆对于生命价值的观念差异,即小圆重视每一个个体的存在与幸福而Q贝注重的是宇宙整体结构的稳定与发展,这是存在主义与结构主义的冲突。当然很明显的,无论是创作者还是观众都是偏向小圆这里的,毕竟我们同为人类,并没有Q贝那完全客观的逻辑回路。在我来看,几位魔法少女正是人类存在的象征,她们的希望与绝望正是我们的希望与绝望。

巴麻美:学姐是第一个便当的也是最令人怨念的角色,她是以一种前辈和教师的身份出现在动画里的,无论是在第几周目。她成为魔法少女的契机是她活下去的愿望(是叫救护车么?),也为了他人的幸福履行着自己作为魔法少女的义务。然而无论看起来如何坚强与强大的人物,人类本性中的孤独感还是透过麻美这个角色传达了出来。相信大家都记得第三话的表白死亡Flag吧,尽管学姐是一个强大的存在,强者心中的孤独也是巨大的,她希望有一个可以于她并肩作战的战友。对于孤独的话题,我这里不多展开,EVA解剖得更加彻底。

美树沙耶加:整个动画中最理想化的角色,她是人类对于一种绝对正义、绝对完美的道德存在的偏执,并愿意为此献身,然而在实现绝对正义的过程中产生了诅咒,尽管她的承受攻击与耶稣的受钉颇有相似,她无力在面对打击和痛苦的时候选择原谅伤害她的人。她对神圣性的向往和最终现实的打压也正是人类在追求理想时与现实冲突而妥协的象征,理解这个人物的时候可以参考包法利夫人。

佐仓杏子:相对于沙耶加,她是现实主义的代表,承认弱肉强食,也充分意识到理想化的正义的虚无,转而只为生存而战斗。然而她仍旧具有一丝理想与浪漫主义,最终也选择了和人鱼魔女同归于尽。这个人物我是完全相对于沙耶加来看的,两个人的处世原则完全对立,然而沙耶加的“我真傻”和杏子的“都已经是这样的人生了,就让我做一次幸福的梦吧……”显示了在现实洗刷后两个人思想的契合。

上面提到的三个角色,对于另外两个角色来说,有配角的意思,以她们的死亡解构了魔法少女的思维定势,这种解构是给小圆看的,毕竟焰早就知道了。上面三个人物,可以称为是现实中的他者。不用说,剩下的两个魔法少女才是中心人物,也将是我分析的重心。

晓美焰:我必须要说,她是一个战士。甚至我认为,颇可以和鲁迅的《过客》当中的过客作比。她到底经历了多少个轮回,这个我们不得而知,每个轮回的伤害、绝望,和每个轮回中必然会发生的事情,无法阻止的事情,她都是一遍一遍再重新体验的。她在每个轮回里所做的奋斗,是已知命运,甚至已知无意义的情况下的一次次尝试。人类所能经历的最痛苦的惩罚是如西西弗斯(Sisyphus),无限回环地被强迫做没有意义的事情。然而焰的无限轮回的无意义是基于自身意志。正如过客的走是建立在前方的一个声音的呼唤的基础上,尽管前方是坟,是死亡是虚无,过客都要走下去,以期超越死亡,超越虚无的一种精神价值认识;焰的行走,是在静止时间段之中的行走重复,已知前方的每一件事情,每个人的死亡,然而她想要抓住哪怕最小的一点点超越这种无意义的机会。她的轮回的宣誓“轮回... 无论几次,我依然选择轮回,无数次的探寻,寻找唯一的出口。寻找能将你从绝望命运中拯救出来的道路..”,焰的突破人生命价值虚无的决心是无比坚决的。焰的这种轮回反抗虚无,寻求希望的过程,和过客的行走反抗虚无,寻求非虚无的人生价值的过程,是异曲同工的。她在后期轮回中的冰冷与独立并不意味着她因为现实与轮回的虚无性质与他人的不断重复性质而削减了情感,毕竟她的意志导向就在拯救一个特定的人上,这和过客不肯接受小女孩的恩惠一样,情感的过度羁绊会阻碍反抗虚无的行走,然而这不代表没有情感,实际上焰和过客的情感都是无比深厚的。焰在动画中也曾感情控制不住,在小圆面前哭泣过,这也反映了焰与过客相比,更贴近人类的性质,她是一个战士然而她也是一个本性内向的孤独少女。焰与过客表露感情的不同之处在于,过客毅然而又决绝地拒绝了感情对行走可能造成的阻碍,而焰是因为自身和身边的人认知有差异不得不控制感情。我说焰更像真实的人类是因为一般普通人并没有鲁迅先生的那种反抗虚无的精神,没有过客的那种决绝的意志去追求超越虚无的价值,因为焰的价值实现是可见的目标,是有型的目标,虽然是一种西西弗斯式的追求,而过客的追求是超越生命虚无的一种终极价值的体验,这种价值是不可知的,至少,人类对于虚无是未知而又迷茫的。支撑过客行走的绝非理性,他知道前方是死亡是虚无,照一般理性思考,即以老者的象征,是应该放弃而不该前行的,相反的过客是由前方的声音——一种非理性的意志能动,即自身超越虚无的价值寻求,这是理性所不能理解的层面。焰的自我价值是由感情驱动,但是一种理性的追求,她追求的是小圆的不成为魔法少女也能活下去的这个结果。注意感情(emotion)这个东西,虽然不完全,但也在很大程度上受逻辑思考(reasoning)影响。她的唯一一次绝望就在认识到自身的行为增加了小圆可能经受的痛苦之后,这是因为行走意志因为反抗行为而消灭,就好比鲁迅《这样的战士》中的战士,由于战斗对象的本质为虚无,从而缺失了自己的战斗意义。但是战士选择了“举起了投枪”,正映照了焰在圆最终还是成为魔法少女,并改变了世界的一部分规则之后,她的当初的意志能动遭到了无法恢复的破坏,她仍旧选择战斗,并在战斗中体验保护这个世界的意义,体验小圆的爱,可以说,她反抗虚无,在存在中寻找非理性意义的过程不仅没有结束,还随着价值的缺失变得更加伟大。相比过客,我更加尊敬焰的反抗虚无,倒不是说因为她是荡漾黑长直,实在是因为她的反抗是为了实现自身已决定的价值而非过客为了寻找价值反抗虚无。焰的轮回表达了一种人类存在的荒诞感,虚无、荒诞而没有意义的无限回复和轮回,这是虚无主义的论点。焰象征着所有迷惘的人类,探索着自己的人生意义而永远达不到目的。尽管如此,她还是选择继续向前,这便是反抗虚无、反抗绝望的写照。

鹿目圆:有人说小圆是个天生的圣人,说她是圣人我同意,不过说是天生则稍有不妥,在一部大他者缺席的作品当中,不可能出现所谓天生就必须为神为魔的角色,而按照我对于焰的观点,反抗命运也是这部作品想表达的东西。以此,我认为小圆并不是天生的圣人圆神,更不是命运所决定的神,而是由拯救意志而选择成为的神。作为一个主角,她的设定解构了一般动漫主角的非常规性,甚至我们还看到小圆的母亲对于她处事的教导,可以说甚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她的长处就是没有长处,她的性格就是善良,平庸到不能再平庸的一个角色,而第一次成为魔法少女的愿望也是平庸到极点的拯救一只小猫。并且,她在前9集所在的轮回中,一直以一个观察者的立场出现,她的存在几乎没有能够改变任何一个人的命运。她之所以作为主角,一方面是由于因果的集中,另一方面就在于她性格层面的神圣——博爱上。如果说学姐基于自己的生命许愿,沙耶加基于自己的爱情许愿,杏子基于自己对父亲的亲情许愿,小焰基于自己对小圆的友情而许愿,那么小圆才是唯一一个真正无私心,无所求的为了“他人”而实现这份愿望。在焰回到小圆成为魔法少女之前的各个轮回当中,小圆都是在知晓魔法少女的真相之后而签订契约的,而出发点永远都是拯救他人,而对于她自身来说,发生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能够改变他人的命运。这点哪怕在小圆未成为魔法少女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小圆和母亲讨教的问题,多是朋友遇到麻烦,自己该有的反应,可见小圆自己的处事风格早已经决定,需要的是母亲教导她的一些处世技巧。小圆在我心目中和耶稣很像,博爱、勇于牺牲,也成为了新的价值与规则,小圆比沙耶加超脱的地方就在于不持一个绝对的正义性,比学姐超脱的地方在于对孤独的无所畏惧,比杏子超脱的地方在于不屈服于现实,比焰超脱的地方在于爱的广博,她不为希望而战,而是由自身的爱化作希望而拯救,耶稣被钉十字架时其实可以选择救自己然而他选择了被钉死,其原因就是耶稣不需要绝对伸张神的正义性,(这里有信基督的么?我不信哦,如果说得有错欢迎指正)而是以爱包容和承受人类的原罪,去拯救处于罪当中被现实所压迫的人类,就正如小圆并不为了自身的存在或者是焰的价值而许愿,而是以一种超越个人的爱包容和承受魔法少女们的绝望。然而她身上的悲剧性也是很明显的,纵是克服了所有自身的绝望,以牺牲创造了新规则,却仍旧需要遵守平衡的原则,沙耶加她没法阻止,成为魔法少女的人类也没有办法再回头。这是解构主义者的失败,也是理想在现实规则的阻碍下,尽管可以做出改变,却一定无法完全毁坏原定价值的悲哀。至少,小圆在这里实现了存在意义的超脱,实现了以博爱为能动的非普世价值性的处于存在与虚无的一种中间态,摆脱了人类对于虚无的不可知的命运,然而她的中间态的不在场和无处不在场也没有能够实现全部的价值,痛苦和绝望仍旧存在,极端意义上的价值和目的,哪怕是超越存在的存在也没有办法实现和改变。所以实际上,这部动画是承认一种绝对规则的存在的。

 

其实这部作品的设定,还有一点优势就是魔女是由魔法少女而来,这不仅解构了传统魔法少女的定义,且很好地解构了正邪的二元对立,在这里魔法少女是非正义,而魔女也并非绝对邪恶,只是魔法少女与普世价值相符合,其存在才被认为是正面存在。然而绝望之于希望,在设定中还是二元对立的,这点我没有异议,毕竟绝望和希望在大多数人的价值观和心理当中确实是二元对立的。但对于我个人的理解来说,绝望和希望并不是一个必须对立、必须平衡的天平的两端,正如裴多菲所说“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绝望和希望的虚无性是相同的。动画中突破绝望和希望界限的两个人,便是小圆和焰,两人皆以拯救的意志,意图突破虚无和现实的规则。

好了,就此罢笔,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想说,偏激的,语言不能描述的,灵魂自剖的体验,不过写完之后甚是感觉清爽,毕竟这部作品压在心头,不吐不快的。这也只是我自己个人理解,没有否定大家的理解的意思,交流对于作品的不同理解,这样才能提高自己的理解深度嘛。

 

附录:

对于设定的一些理解

关于Q:注意到Q贝虽然可以实现魔法少女的愿望,却不可以控制魔法少女的愿望,也无法控制魔法少女,而且可以被魔法少女的愿望所改变(圆神愿望实现之后Q贝并不知道以前有魔女这种能量收集方法),Q贝所属种族担心宇宙热寂的心理。魔法少女的愿望,也不是任何愿望都可以实现的,小圆也是在轮回多次之后才获得了神一般的实现愿望的能力。Q贝在对小圆普及物理知识的时候,提到了“这个能量来源就是魔法少女的魔力”,“发现”了人类的感情力量可以歪曲热力学定理。Q贝发现小圆强大的原因时,也提到魔法少女是否强大的标准在于其因果线的集结,即,成为魔法少女将牵动的因果越强,其力量也就越大。上述的诸多理由可以完全证明,Q贝的种族,不是真理及规则制定者,不是一个绝对客观的大他者存在。

关于契约:和Q贝的契约,仅仅是抽出灵魂做成实体,让感情能量有途径化为实体能量的行为,并非什么神圣的契约。那种敦促魔法少女履行与魔女战斗的契约的绝对真理性的东西,不是这个契约本身,而是魔法少女们对于悲叹之种(Grief Seed)的刚性需求。

关于Soul Gem与Grief Seed:灵核自然不用说,是魔法少女被抽出的灵魂的所在,其作用是控制身体以及释放魔力(即正面感情力量),正面情感的消耗意味着负面情感的产生,当到达临界之后会因绝望而破碎产生魔女。魔女的存在基础是灵魂中的负面感情,悲叹之种相当与一个收集负面情感的核心,魔女吃人的时候多数是将人类心底的绝望激发出来,并引诱其自杀,收集的就是负面感情。打败魔女可以得到的悲叹之种,其名为种,则意味着可以生长,剧情里也有透露,如果吸收得太多会有不好的后果,即当吸收了魔法少女的负面情感达到生成魔女的临界之后,魔女便会生成。

有些人问既然圆神成神了,她为何不直接把魔法少女变为传统意义上的魔法少女的那种非残酷无代价的存在,这是因为她不能,她的愿望也绝对无法改变平衡,越大的扭曲需要越大的反向扭曲来抵消,很简单的,若魔法少女之会出现希望,不会出现绝望,自然这个世界就不平衡而扭曲至无法存在了。

 

关于资质:在作品中多次提到了有关于天分的问题,譬如说沙耶加的灵核比较容易积累污染,而小圆的资质却可以超越强大如杏子和学姐等。我认为这个天分和资质其实是两样东西,天分是按照魔法少女的性格决定的而资质是由所附加的因果线决定的。天分这个东西决定的是,以沙耶加的例子来看,灵核浑浊的速度,当然浑浊速度的不同也就决定了能利用的魔力的多少的不同,而这个天分,是由魔法少女本身性格上承受绝望的能力决定的。沙耶加在动画里是最容易积累诅咒,也是受现实负面影响最深的一个角色,而焰在动画里几乎没有主动净化过灵核,可见在多次轮回磨练之后,她承受绝望的能力也就自然提高了。资质决定的是所能够适用魔法的大小,也就是魔法少女的希望能够影响的范围,这个资质当然由Q贝所说,就是魔法少女所需要承受的因果,需要影响的因果越多,自然需要影响的范围就越大。小圆在多次轮回之后所承受的因果,是因她而再创造平行宇宙的巨大因果量,以此,小圆的资质在于她承受的因果分量太重,于是乎她的魔法力量自然也就异常强大了。反抗绝望的能力决定的是魔法的量,因果决定的是魔法的强度,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开头梦中的那个周目中,小圆一击击败魔女之夜后就立刻变成救济的魔女,即魔法强度大到一击即耗尽反抗绝望所决定的可用魔法力的量。

关于愿望大小:动画另一未清楚解释的问题就是虽说Q贝对任何有意签订契约的少女说任何愿望都可以实现,而又提到以小圆的资质,什么样的愿望都可能实现,有自相矛盾的感觉。我感觉Q贝这回又用了它经典的故意留坑以后填的说话战术,这里的任何愿望,是指在自身因果量决定的魔法强度之内的愿望,而对于小圆说的任何愿望,是指因小圆所承受的因果量如此巨大,以至于任何扭曲的愿望都可以实现。

关于实现愿望机制:我在上面也说过,Q贝不是实现愿望的那种规则的存在,它只是让魔法少女们可以用感情作为魔力而使用的一个途径式的人物。真正实现愿望的,是魔法少女们灵魂释出时所释放的能量。

关于轮回:注意焰的愿望,“我和鹿目的相遇,我要重新来过,不是无法保护她的我,我想成为能保护她的我”。焰轮回的条件是“成为能保护她的我”,也就是说一旦圆未能以能够被焰承认的方式完成保护的话,焰就必须要再次和小圆相遇以保证保护这个愿望的实现。第三周目中焰改变了第四周目回到的日期,也就是因为圆拜托焰拯救被Q贝欺骗之前的她,所以“保护圆”这个条件产生了变化,自然愿望的实现方式也就产生了变化。而最后小圆神格化之后焰还是失败于保护圆这个任务,然而焰没有选择再次轮回,这是因为她接受了圆所做出的选择,也就是说“保护圆”这个愿望再次出现了变化,由于不需要“重新来过”,所以自然失去了时间控制的能力而使用小圆的能力战斗,因为她的愿望变成了守护圆想要守护的这个世界,在一定意义上仍旧符合“保护圆”的愿望,即保护圆的愿望这个愿望。

本文地址:http://yuri-x.com/2011/10/madoka_magica/ 转载请注明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