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尼采, 鲁迅>正文
在虚无中苦苦挣扎的孤独者——从《影的告别》、《墓碣文》与《这样的战士》中略析《野草》中虚无主义倾向
2012年06月25日 尼采, 鲁迅 评论数 4

在虚无中苦苦挣扎的孤独者

——从《影的告别》、《墓碣文》与《这样的战士》中略析《野草》中虚无主义倾向

虚无主义作为哲学意义,为怀疑主义的极致形式。认为世界、生命(特别是人类)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目的以及可理解的真相及最本质的价值的。[1]鲁迅先生的创作中虚无主义倾向已经得到了广泛的确认和讨论。本文就将从《影的告别》、《墓碣文》与《这样的战士》中的精神象征体发展轨迹追寻鲁迅先生在《野草》中透露出的虚无主义倾向。

《野草》中,鲁迅的虚无主义,与尼采的虚无主义基本相同,甚至可说鲁迅的虚无主义本来就是受尼采的思想而萌发的。这点不假,但鲁迅与尼采虚无主义的文化背景却完全不同。有人说,尼采和鲁迅是对各自文化传统反叛的恶魔,然而又是其最真实的继承者。尼采描述了个体人类在旧上帝这种旧的最高价值死却之后,寻找新的价值的过程。这与鲁迅因启蒙万分艰难产生的虚无与黑暗意识是根本不同的。那么《野草》中鲁迅的虚无与黑暗到底来自何处?应该来自对中国礼教文化的整体感受,虚无的产生一般在旧的价值体系临近崩溃,新的价值体系尚未产生的时候,礼教文化这个旧价值体系死掉了,在礼教中成长的国民精神也死掉了,在这样一种感受下,心生虚无与黑暗是很正常的。黑暗与虚无并没有动摇鲁迅的启蒙立场,要将这些黑暗驱除,是鲁迅的坚定的信念。与黑暗作绝望的抗战,这是鲁迅作为启蒙者的形象,在《野草》中得到了表现。

《野草》中的散文是按照写作日期排序的,日期靠近的散文一般主题类似,而日期相隔较远的散文之间的差别较大。散文中体现的思想的变化,正是鲁迅先生思想的发展,其中鲁迅生命哲学中虚无主义的发展尤其引人注意。今天我将选取三篇日期相隔甚远的散文作意象分析(每篇间隔半年),以探究鲁迅内心世界中虚无主义的发展。

三篇散文中的精神象征体分别是“影”、“尸”和“战士”,“影”是完全黑暗而虚无的,“尸”虽然实有,然而意义虚无,“战士”则是富有抗争精神的生命,这种精神象征体的脱虚无化反应了鲁迅先生从完全虚无发展到反抗虚无的精神历程,下面我就将具体分析这些意象在各篇散文中的隐喻和象征,力求找到其中的更内在的精神联系。

《影的告别》可说是《野草》中相当黑暗和绝望的一篇,整篇散文气氛奇谲诡异,似梦非梦,由“影”这个精神象征体向“形”这个客体存在告别的形式,表达了鲁迅对普世价值的告别,以及沉沦于虚无的宣言。“影”,以物理学的角度来说,是光被遮挡时的小片黑暗,若四周皆是光,则影不可能存在,若四周皆是暗,影亦无法存在。“影”便就是这么一个只能在半明半昧中暧昧的存在,然而其本身又是虚无的,没有任何东西构成了影。以这样一个只存在于存在和虚无之间的虚无的存在作为精神象征体,注定了这篇散文的虚无主义情绪。

“影”不存在的本质,结合“影”相对于“形”的精神高度,不难想像“影”是鲁迅精神的暗喻而“形”是鲁迅本身肉体存在的象征。影所做出的宣言,三个“有所不乐意”,三个“我不愿去”,明确阐明了鲁迅对于一切现世价值的憎恶、对一切持的虚无态度。不相信天堂的,不相信地狱,不相信未来所谓的黄金世界,这是作者现世价值的全盘崩溃,三种旧形而上学提出的归宿与人生意义皆被毅然决然地否定。而后一句的宣言更是振聋发聩:“然而你就是我所不乐意的。”鲁迅在这里甚至连自身的物质存在都加以否定,足见其虚无情绪之深。

“我不过一个影”, 是鲁迅对人的本质的诠释, 也是对自我的认识。在这句之后一连几个“然而”, 吐露出的正是人的生存本质的窘境与无奈。不管这中间物愿意与否, 都处于这种两难状态, 拒绝任一方都会归于无, 所以只能“终于彷徨于明暗之间”。无人可以在这窘境之外, 鲁迅异于常人, 首先在于他有了这份对虚无主义的觉解。

“装作喝干一杯酒”独自远行,意在表明孤独无人送别的悲凉,自己为自己送别,并且是向着黑暗, 向着沉没,“那个世界全属于我自己”,此世界为消极虚无主义意象,逃避存在而在虚无中自构世界,表明了作者最终还是倾向于选择黑暗与虚无,尽管矛盾而无奈。《影的告别》是《野草》的初期作品,作于1924年9月24日。其时正值女师大风潮初期,此前杨荫榆的滥施淫威,导致了不少教员的辞职,而学生们在他的魔掌下有的竟被迫害致死。这一系列事件给鲁迅以对历史和现实的失望,笃信进化论的鲁迅陷入了对未来的绝望之中,这便让鲁迅深深感到未来、普世价值的虚无。

时隔大约六个月,鲁迅在1925年6月19日创作了《墓碣文》,当时 “五卅”惨案发生,“女师大风潮”愈演愈烈,这些事件是“五四”落潮的标志,鲁迅思想上又一次陷于彷徨。《墓碣文》便由此创作,由一具尸体作为精神象征体对自己内心的精神价值进行的最深层的探索。

《墓碣文》是《野草》中最深刻地揭示鲁迅内心痛苦的篇章,还是延续了“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的意志,虚无是以墓中的尸体意象得到显现的,那彻骨的冷气和鬼气阴暗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程度,这种虚无所带来的人生的苦痛是鲁迅深感中国现实与历史文化的根深蒂固造成的,而其价值又在西方文化影响下濒于灭毁的一种状态,尸体所象征的,正是由传统价值死却之后空留虚无的鲁迅精神世界。由《影的告别》中“影”化为《墓碣文》中“尸”的过程,是鲁迅从对自我精神虚无确认后走向反抗虚无的一个中间过程。精神象征体由极致虚无转变为有形虚无。

墓碣上的铭文,是尸体死前精神的记载,也是鲁迅自我挖掘时的精神写照。“狂热——中寒”、“天上——深渊”、“一切——无所有”、“无所希望——得救”这四组在常识中二元对立的词语在铭文中被统为一体,表现了鲁迅最直接、无畏的积极虚无体验,他清楚地认识到了虚无和存在本就不是二元对立,而是同体共生,不仅仅显露出一股否定一切现有的"神圣"意义而执意要怀疑否定、要承认虚无的意志、而且明确表示要在“无所希望”的虚无中得到对于自我生命的救赎。

“自啮其身”、“抉心自食,欲知本味”阐明了尸体的死因,是对自我的解剖,但返观和审视自身的虚无和黑暗以及内心的真实是痛苦的。这种挖掘必将伤害自身,是一种自虐的行为,因为这样必将让自己窥见虚无、黑暗和深渊,而吞噬自身。灵魂探索中的极度痛苦下的“创痛酷烈”中是无法对自己进行客观的解构的,因为缺乏足够的冷静。在这种近于灵魂的深度挖掘和对虚无的肉搏中,心灵所承受的痛苦是无以比拟的,以至于会使灵魂在自我搏斗中毁灭。“本味”即本质,是一种贯穿性的、整体性的、不变的自我,亦即并非相对的而是绝对的自我,是为自身的最高终极价值。“痛定”即灵魂自剖暂停,“心已陈旧,本味又何由知”一旦停止疼痛,生命即恢复一种平常的清虚麻木的非本真状态,当然就无法洞彻自己的灵魂。

“答我,否则离开”,鲁迅在这种激烈的冲突中意图体味到本真的自我,体会到生命极至的灵魂的大飞扬,但对存在的探索是巨大的虚无的深渊,会吞噬灵魂和生命。尸体唯一的一句话是矛盾而统一的,“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成尘”即化为虚无,而又见其微笑,看似矛盾,然实则统一,逃离虚无方法有两样:遁入虚无与消极逃避。“成尘”便是前者,死尸的话,便是虚无对鲁迅的诱惑,然而鲁迅并没有施行《影的告别》中消极虚无主义。面对存在本质的时候鲁迅感到真正的灵魂深处的恐惧,对于自身最高价值其实为无的一种恐惧,以此作为鲁迅自身物质存在的“我”便“感到害怕,我要离开”,停止对潜意识的灵魂深处的追问。鲁迅试图以强大意志抗衡虚无,然而虚无终不可抗拒,所以以鲁迅意志之强大灵魂之坚韧也承受不住这种黑暗深处的灵魂搏斗无法以意志抵挡空虚,所以鲁迅“不敢反顾”,想摆脱缠绕自己的毒气和鬼气,摆脱虚无的缠绕。逃开是一种自救之举,或者可以说这也鲁迅在面对如此的虚无时却没有自杀的一个重要原因,毕竟与内在的虚无相比,社会黑暗,或是社会结构的解体,还算相对比较容易忍受的。

时隔六个月,鲁迅先生又创作了《这样的战士》,“是有感于文人学士们帮助军阀而作”。同是现实的荒诞与虚妄,鲁迅先生在这篇散文中表露出的情绪却毅然而决绝,向一切虚妄宣战。足见在《墓碣文》,自我生命意义的探索之后,鲁迅对于虚无主义态度的转变。

这样的战士,是战于“无物之阵”的战士,也就是说,是一个抗击虚无的战士。这虚无,在直接文本中表现为生存世界或者环境状态中的虚无,诸如慈善家、学者、君子、道德、民意、公义等一切名目与虚伪,本质上则呈现为一种只有美丽名号而无实际意义。“只有一件外套, 其中无物!”这是对于鲁迅自我虚无的断然反抗。散文中战士的形象,是孤独而又无力的,“他只有自己,但拿着蛮人所用的,脱手一掷的投枪”。而他的敌人,阵地在“无物之阵”中,而武器则是“点头”。战士的形象,象征着鲁迅自身,孤独而又甚无力度,只有一支笔作为武器。敌人们,则是当时各种各样的虚妄,“点头”作为武器,是引诱着战士放弃战斗而转为了这些名目的堂皇甘于服务于虚妄,使战士们“使猛士无所用其力”。

战士的五个“但他举起了投枪”,反映了鲁迅向虚无决战的决心。“偏侧一掷,却正中了他们的心窝”,然而击毁的“只有一件外套,其中无物。无物之物已经脱走,得了胜利。”这样的战士在毁灭了虚妄的表面后无法找到其中虚无的存在,一个无法找到敌人而又知道敌人仍旧存活的战士注定是失败的战士。战士如果失去的对象,就意味着战斗行为本身的无意义。虚无,在这里是战士之所以成为战士的原因而又在战斗中剥夺了战士战斗行为的价值。战士而后“在‘无物之阵’中老衰,寿终,他终于不是战士,但无物之物则是胜者”。战士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反抗虚无,还是没有找到超越死亡后人生的意义,人类终究无法探索超越虚无之后的人生意义。但是战士还是举起了投枪,哪怕在寿终后,哪怕在虚无获得恒久存在的胜利后,鲁迅还是要反抗虚无。

由《墓碣文》中虽然直指虚无,但是又精深、惨烈,仍显困惑难悟的“欲知本味”到断然肯定地说“有这样的一种战士”。“这样的战士”回答了《墓碣文》中的“本味”问题。尽管这样的战士的抗争是悲剧性的,这种抗争无法成功且无限轮回,但是面对自我生命的虚无,面对一个满是虚妄名目的世界,鲁迅已经将自身从虚无主义中拯救出来,转而反抗虚无。经过《墓碣文》中对自我的最深渊之怀疑与否定,鲁迅已经成功地获得了生命的“真我”,不再沉沦于虚无,或是消极地逃避虚无,这样的战士是升起于自我生命存在的虚无深渊的,是鲁迅在对自己内心最深刻的剖析后所得到的自我生命价值。然而这种生命价值并不一定是鲁迅寻找到的反抗虚无的最高价值,尼采有一句话:“宁可让人追求虚无,也不能无所追求。”[2]鲁迅其实早就在《失掉的好地狱》中看出了革命的幻灭性质,然而鲁迅必不可少的需要一个价值以至少避免无所追求,这种生命的“真我”也许只是另一种对于世俗价值的略微妥协,宁愿追求这种虚无的价值也不能使自身毫无价值。

从《影的告别》时期绝望产生的消极虚无主义,到《墓碣文》中对自身生命虚无性与本我的挖掘,到《这样的战士》中生命意义的确定与反抗虚无的决绝,鲁迅的虚无主义思想至此已经基本完成。

由上面的分析,可见整部《野草》中鲁迅虚无主义思想发展的一隅。《野草》或隐或显地展示了鲁迅自我生命中的虚无认识,反映了自身虚无主义思想的发展,展示了鲁迅对于自我生命真正意义的寻求,也肯定了对于虚无的反抗和超越的行为。《野草》与鲁迅精神生命深处的一场重大战役直接合一,也反映了人精神生活中最高逻辑所在,即认识、探索、反抗,最终超越生存虚无。《野草》成就了鲁迅的哲学,也创造了中国现代文化中最深刻,最富于创造性的哲学。

 

 

参考论文篇目:

存在主义视野下的《野草》:鲁迅超越生存虚无,回归“战士真我”的“正面决战”,彭小燕,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06, (5)

庄子哲学与鲁迅的虚无主义思想,田刚,人文杂志2002年第1期

选择严冬:对鲁迅虚无主义的一种解读,朱国华

试论尼采的虚无主义及其对鲁迅的影响,朱同常

略论《野草》精神内蕴的现代性,姜辉,中共成都市委党校学报2006年10月第15卷第5期,1008-679(2006)05-0070-03

“我不过一个影”兼论“避实就虚”读《野草》,王乾坤

《野草》虚无意识的来源,张典,零陵学院学报2003年11月第24卷第6期,1671-9697(2003)06-0020-03

《野草》与虚无——读鲁迅散文集《野草》,龙美光,班主任之友

 


[1] 虚无主义,维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8%99%9A%E6%97%A0%E4%B8%BB%E4%B9%89

[2] 尼采《论道德的谱系》

目前有 4 条留言 其中:访客:2 条, 博主:2 条

  1. 御宅暴君 : 2012年06月25日20:52:05  -49楼 @回复 回复

    你还真喜欢研究虚无主义啊…

    配的图好囧的样子。

    • yuri : 2012年06月25日22:44:34 @回复 回复

      当时比较中二啦,现在是不想提什么主义了

  2. delctate : 2012年10月06日00:46:32  -48楼 @回复 回复

    十一、中秋、元旦、圣诞快乐……

    • yuri : 2012年10月06日00:53:33 @回复 回复

      这都祝到圣诞和元旦去了 = = 够快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