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宅
1℃
论乌托邦的倒掉 ——解读《Psycho-Pass》与《自新世界》的反乌托邦精神 ACG——反乌托邦载体的现代形式 乌托邦(utopia)这个词,来源于莫尔的作品《乌托邦》(虽然原名是《关于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和乌托邦新岛的既有益又有趣的金书》),原本只是一个理想中的小岛的名字,在希腊语当中,”u”指“不”,topia意为地方,而英语读音的utopia,又和Eutopia同音,在希腊语中,”Eu”意为“好”。从语源可以看出,乌托邦指的是对尚不存在、而又十分美好的事物的追求,既是一种类似空想的脑补,又蕴含着人类对于未来的期盼。 ACG,首先...
阅读全文
4℃
命运 ——简评《回转企鹅罐》中的命运象征 暨悼念逝去的幼时好友 昨天早晨接到了幼时亲密好友的死讯,甚为触动,再者风君让我评论《回转企鹅罐》的任务我已经拖了多时,借着震惊和不想做任何事的这段时间,写下这篇难以言述的半悼半论,算是勉强糊弄自己的心情吧。 逝去的好友也能算是一个宅吧,甚至比我更够格,至少他画的漫画还是不错的。究其死因,也是由于宅太久没有运动,本来体质就不佳,突然放假疯玩,心肌梗塞而猝死。他的死,和阳毬的死亡固然不同,他是突发猝死,阳毬是绝症当中可以预料的死亡。幸运的是...
阅读全文
0℃
这次我毫不吝惜地用了本博客的标题作文章标题,毕竟这次是第一次写关于动漫的评论,就玩狠一点,7K字 虽说作为御宅族的时间不长,也就一年多,不过也看了不少动漫。动漫亦或是电视剧等娱乐性质的作品,其审美目的无非有二,反映现实或是构造世界让观众逃离现实。目前大多数作品,至少是我看过的当中,构造世界让观众逃离现实都是占主要地位的,所谓世界观设定,就是这种消极虚无主义(passive nihilism)的自造世界的建构。热血动漫的热门,哪怕是以哈利波特为例,其吸引观众或是读者的地方多是集中在神入性(empath...
阅读全文
2℃
在我看了这样长时间的动画之后,曾怀疑过,是否还有一部作品,能够将我带回从前,找回从前看动画的那份感受。 那样的悸动,期待与狂热,沉醉其间,被其引导和改变,像永远看不厌一样回顾着每一分钟每一个镜头,连台词都能够背下,并在依依不舍地看完最后一眼之后,久久回味在荡气回肠的余韵中。 这可能真的如同要在70亿人的地球上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一样困难,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错觉地以为,改变了的不是动画,而是自己。说不定这个改变后的自己是如此麻木不仁,即使多么优秀的作品,也不...
阅读全文
1℃
虚拟是思想的真实。 熟悉的电车,窗外血一样的阳光。 年幼的他望着现在的他。 “你为什么总听着音乐。” “戴着耳机,就好像封闭了心灵,从残酷的现实中逃离。” “什么是现实?” “没有人爱我的就是现实,大家都抛弃我的就是现实。” “你逃避的不是现实,是你自己。” 虚拟是由现实塑造的。 今天到拜访颓败的墓碑的时候了。 自己的墓,是他实在不想去的地方,他在那里抛弃了自己。 现实就是那块墓碑。 “你说,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我?” 无言。 “说啊,说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沉默。 虚拟却有无限种可能。 “你想要的是...
阅读全文
0℃
『ヱヴァンゲリヲン新劇場版:破TV版』金曜ロードショーに登場 2011年8月26日(金)よる9時放送決定! 2011.07.01 2009年6月に公開され、観客動員数250万人超、興行収入40億円、Blu-ray/DVDでは100万枚の出荷枚数を記録した劇場アニメ『ヱヴァンゲリヲン新劇場版:破』が、『ヱヴァンゲリヲン新劇場版:破 TV版』としてTV初登場をはたす。 過去のエヴァの印象を刷新し、まったく異なるムーブメントを刻み始めた第1部「序」に続き、 第2部「破」が金曜ロードショーで放送決定! 物語はいよいよ前人未到の領域へと突...
阅读全文
0℃
2011年07月03日 , 转载
不管怎么说,听音乐先 「God only knows」 作詞:西田恵美 作曲:M.C.E.・前口渉・木村香真良・柳田しゆ・mixakissa・すみだしん­や 編曲:前口渉 歌:Oratorio The World God Only Knows (ELISA) 這首歌是有別於其他主流歌曲的「神劇曲」。 提起神劇,最大分別是旋律及格式與主流音樂完全不同。就重心思想而言,主流歌曲,又或者我們稱之為正副歌形式的歌曲一般是強調一個重心思想,比如說對情人的一份感情,又或者對未來的一份憧憬等。然而,神劇所表現的不單單是一個思想,而是要從整首曲之中道出一個故事,...
阅读全文
0℃
(译作一篇,望不要吐口水) 当汽车在一幢红色砖房前停下的时候,真嗣感到十分吃惊。 他享受这次的旅程,至少它提供了一个什么都不用想的机会。当风拂过红色跑车的挡风玻璃,微微将他的头发吹得竖立起来的时候,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呆呆地望着高速公路上的分割线消失在车轮下。他略微清醒了一点,意识到如果不是车子占了两条车道,这根本不会发生,但以他现在的清醒程度,他最多也只能想想这条线在离开他的视野之后会发生什么了。 简单来说,真嗣是彻底不清醒,他没注意到车子开上了高速公路出口,以一个非常危险...
阅读全文
×
腾讯微博